翁瑞迪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翁瑞迪情迷卡萨布兰卡-对跖点

翁瑞迪情迷卡萨布兰卡-对跖点

翁瑞迪
“世界上有那么多城镇,城镇有那么多酒馆,你却偏偏走进了我的”。
这句经典台词可能不少人都听过,但并不是都清楚出处便是源自电影《卡萨布兰卡》, 比如我。
和“布宜诺斯艾利斯”还有“伊斯坦布尔”这两座城市一样,只是单纯地从第一次听到“卡萨布兰卡”这个城市的名字时就被她吸引,下定决心一定要去看看。直到离开卡萨的最后一个晚上才在旅店里看完了同名电影。
名字是迷人,可与她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并不容易。
因为没提前做功课,不知道Casa-Voyageurs火车站远在郊区,周边环境称得上萧条,能看到的旅社也很少(当然有一家大酒店还是很不错的,但一晚上快300美金着实心疼)。好不容易找到一家,付了钱后坐在床上思考了三分钟忍受不了旅社环境,跑到前台问老板:“我不太喜欢这儿,想换个地方。“,老板心善没为难我。在附近找了家餐馆临时查地图补功课,确定好路线后拦一辆的士,坐上车的瞬间,如释重负。
尽管卡萨是摩洛哥的经济和交通枢纽,坐拥“摩洛哥之肺”、“大西洋新娘”这样令人垂涎的称谓,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,城市环境确实算糟糕,在之前和别人聊天中也不止一次听到类似的评价。我住的地方是老城区麦地那,深有感触,具体到哪种程度,有机会您不妨亲身体验。
卡萨为人熟知的景点主要是哈桑二世清真寺和里克咖啡馆。在办理入住时老板就拿出一张白纸给我写写画画,告诉我怎么去这两个地方。应当是入住的游客大都目标明确。对于旅行者来说,古今中外从徐霞客到马可波罗,在景点打卡这件事上基本都难以免俗。
对于哈桑二世清真寺的介绍,网上已经比较详细了,无需赘言。一路寻去,几百米外就能开到高耸的宣礼塔塔尖,越靠近压迫感越强。外观设计庄重恢弘,再高傲的人也不得不仰视它。内部装饰极尽奢侈华丽之能事,恨不得把世界上最珍贵的材料,最精湛的工艺,最虔诚的信仰全部献给安拉。我不是穆斯林,也不懂建筑,依然在离开前凝视了许久,说不出的都是赞叹。历史上许多伟大的建筑物都受到了宗教的影响,巴黎圣母院和眼前哈桑二世清真寺应该是很好的注脚。


从哈桑二世清真寺回旅店的路上,便会经过大名鼎鼎的的里克咖啡馆。这座咖啡馆并非电影的原型,只是美国驻摩洛哥大使颇具生意头脑,在当地经营了一家同名咖啡馆,店内装饰、家具都是模仿的电影场景衬托怀旧氛围,还会定时放映这部老电影,不少小情侣即使知道内情也会为情怀买单,享受一次浪漫的烛光晚餐。
我无法一个人独享烛光晚餐,可也想在其中喝杯咖啡感受下氛围。在下午6点半准点营业前赶到了那。等到侍者开门迎客时,却被拦住,他指了指我的洞洞鞋,一连三个“No!No!No!”,然后解释男士必须西装革履才能入内。“拜托,我从中国飞过来就是为了能进去看一看,能不能破例一次。”,“No!”,好吧,清楚再解释也是徒劳,毕竟电影中可没出现过我这样悠闲的打扮。也没觉得有遗憾,返回的路上想想侍者那副如临大敌的表情,如果准我进去,第二天他就得下岗了吧,自己都忍不住发笑。
那天晚上,单曲循环了《卡萨布兰卡》的主题曲很多遍,那个以前对我而言只存在字面意义的城市,现在起码有了点轮廓,她不是高高在上的,更不是完美无缺的,就像有人一边夸赞长沙妹子长相真俏,一边吐槽美女吵架调子太高。千城千面,一城多面,城市是有自己的基因和气质的,你爱或不爱,她都在那里。想起从索维拉回马拉喀什的大巴上和一个女生聊天,我问她你毕业后会留在马拉喀什还是去卡萨呢,她脱口而出:“当然是马拉喀什,卡萨布兰卡什么都没有,只是钱钱钱!”,这和国内的年轻人逃离北上广深是不是有点类似的味道呢?
第二天凌晨5点,天还未亮,沉沉暮色中我离开了旅舍步行至附近的Casa Port站赶火车前往机场,诺大的车站零零星星就几个人。车厢内,斜对面一对游客打扮的伴侣相互依偎着休息,他们应该享受过里克咖啡馆的浪漫吧!
汽笛声响起,列车缓缓启动,望着窗外后退的月台,我与这座城市挥手作别。
再见了,卡萨布兰卡。
图片部分由Cicada提供,部分来源于网络,侵权删。
作 者︱Cicada
编 辑︱Cicada
请长按二维码关注“对跖点”
说不定偶尔会有惊喜

你喜欢这座城市吗?
-END-